明朝那些事兒 > 明朝那些事兒6 > 第十六章 楊漣
【網站地圖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
明朝那些事兒6 - 第十六章 楊漣

所屬目錄:明朝那些事兒6  明朝那些事兒作者:當年明月
  天啟四年(1624)六月,左副都御史楊漣寫就上疏,彈劾東廠提督太監魏忠賢二十四大罪。

  在這篇青史留名的檄文中,楊漣歷數了魏忠賢的種種罪惡,從排除異己、陷害忠良、圖謀不軌、殺害無辜,可謂世間萬象,無所不包,且真實可信,字字見血。

  由此看來,魏忠賢確實是人才,短短幾年里,跨行業、跨品種,壞事干得面面俱到,著實不易。

  這是楊漣的最后反擊,與其說是反擊,不如說是憤怒。因為連他自己都很清楚,此時的朝廷,從內閣到六部,都已是魏忠賢的爪牙。

  按照常理,這封奏疏只要送上去,必定會落入閹黨之手,到時只能是廢紙一張。

  楊漣雖然正直,卻并非沒有心眼,為了應對不利局面,他想出了兩個辦法。

  他寫完這封奏疏后,并沒有遵守程序,把它送到內閣,而是隨身攜帶,等待著第二天的到來。

  因為在這一天,皇帝大人將上朝議事,那時,楊漣將拿出這封奏疏,親口揭露魏忠賢的罪惡。

  在清晨的薄霧中,楊漣懷揣著奏疏,前去上朝,此時除極個別人外,無人知道他的計劃,和他即將要做的事。

  然而當他來到大殿前的時候,卻得到一個讓人哭笑不得的消息:

  皇帝下令,今天不辦公(免朝)。

  緊繃的神經頓時松弛了下來,楊漣明白,這場生死決戰又延遲了一天。

  只能明天再來了。

  但就在他準備打道回府之際,卻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,于是他改變了主意。

  楊漣走到了會極門,按照慣例,將這封奏疏交給了負責遞文書的官員。

  在交出文書的那一刻,楊漣已然確定,不久之后,這份奏疏就會放在魏忠賢的文案上。

  之所以做此選擇,是因為他別無選擇。

  楊漣是一個做事認真謹慎的人,他知道,雖然此事知情者很少,但難保不出個把叛徒,萬一事情曝光,以魏公公的品行,派個把東廠特務把自己黑掉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  不能再等了,不管魏忠賢何時看到,會不會在上面吐唾沫,都不能再等了。

  第一個辦法失敗了,楊漣沒能繞開魏忠賢,直接上書。事實上,這封奏疏確實落到了魏忠賢的手中。

  魏忠賢知道這封奏疏是告他的,但不知是怎么告的,因為他不識字。

  所以,他找人讀給他聽。

  但當這位無惡不作、肆無忌憚的大太監聽到一半時,便打斷了朗讀,不是歇斯底里的憤怒,而是面無人色的恐懼。

  魏忠賢害怕了,這位不可一世,手握大權的魏公公,竟然害怕了。

  據史料的記載,此時的魏公公面無人色,兩手不由自主顫抖,并且半天沉默不語。

  他已經不是四年前那個站在楊漣面前,被罵得狗血淋頭,哆哆嗦嗦的老太監了。

  現在他掌握了內閣,掌握了六部,甚至還掌握了特務,他一度以為,天下再無敵手。

  但當楊漣再次站在他面前的時候,他才明白,縱使這個人孤立無援、身無長物,他卻依然畏懼這個人,深入骨髓的畏懼。

  極度的恐慌徹底攪亂了魏忠賢的神經,他的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:絕對不能讓這封奏疏傳到皇帝的手中!

  奏疏倒還好說,魏公公一句話,說壓就壓了,反正皇帝也不管。

  但問題是,楊漣是左副都御史,朝廷高級官員,只要皇帝上朝,他就能夠見到皇帝,揭露所有一切。

  怎么辦呢?魏忠賢冥思苦想了很久,終于想出了一個沒辦法的辦法:不讓皇帝上朝。

  在接下來的三天里,皇帝都沒有上朝。

  但這個辦法實在有點蠢,因為天啟皇帝到底是年輕人,到第四天,就不干了,偏要去上朝。

  魏忠賢頭疼不已,但皇帝大人說要上朝,不讓他去又不行,迫于無奈,竟然找了上百個太監,把皇帝大人圍了起來,到大殿轉了一圈,權當是給大家一個交代。

  此外,他還特意派人事先說明,不允許任何人發言。

  總之,他的對策是,先避風頭,把這件事壓下去,以后再跟楊漣算帳。

  得知皇帝三天沒有上朝,且目睹了那場滑稽游行的楊漣并不吃驚,事情的發展,早在他意料之中。

  因為當他的第一步計劃失敗,被迫送出那份奏疏的時候,他就想好了第二個對策。

  雖然魏忠賢壓住了楊漣的奏疏,但讓他驚奇的是,這封文書竟然長了翅膀,沒過幾天,朝廷上下,除了皇帝沒看過,大家基本是人手一份,還有個把缺心眼的,把詞編成了歌,四處去唱,搞得魏公公沒臉出門。

  楊漣充分發揮了東林黨的優良傳統,不坐地等待上級批復,就以講學傳道為主要途徑,把魏忠賢的惡劣事跡廣泛傳播,并在短短幾天之內,達到了婦孺皆知的效果。

  比如當時國子監里的幾百號人,看到這封奏疏后,歡呼雀躍,連書都不讀了,每天就抄這份二十四大罪,抄到手軟,并廣泛散發。

  吃過魏公公苦頭的人民大眾自不用說,大家一擁而上,反復傳抄,當眾朗誦,成為最流行的手抄本。據說最風光的時候,連抄書的紙都缺了貨。

  左光斗是少數幾個事先的知情者之一,此時自然不甘人后,聯同朝廷里剩余的東林黨官員共同上書,斥責魏忠賢。甚至某些退休在家的老先生,也來湊了把熱鬧。于是幾天之內,全國各地彈劾魏忠賢的公文紙紛至沓來,堆積如山,足夠把魏忠賢埋了再立個碑。

  眼看革命形勢一片大好,許多原先是閹黨的同志也坐不住了,唯恐局勢變化自己墊背,一些人紛紛倒戈,掉頭就罵魏公公,搞得魏忠賢極其狼狽。

  事實證明,廣大人民群眾對魏忠賢的憤怒之情,就如同那滔滔江水,延綿不絕。搞得連深宮之中的皇帝,都聽說了這件事,專門找魏忠賢來問話,到了這個地步,事情已經瞞不住了。

  楊漣沒有想到,自己的義憤之舉,竟然會產生如此重大的影響,在他看來,照此形勢發展,大事必成,忠賢必死。

  然而有一個人,不同意楊漣的看法。

  在寫奏疏之前,為保證一擊必中,楊漣曾跟東林黨的幾位重要人物,如趙南星、左光斗通過氣,但有一個人,他沒有通知,這個人是葉向高。

  由始至終,葉向高都是東林黨的盟友,且身居首輔,是壓制魏忠賢的最后力量,但楊先生就是不告訴他,偏不買他的帳。

  因為葉向高曾不只一次對楊漣表達過如下觀點:

  對付魏忠賢,是不能硬來的。

  葉向高認為,魏忠賢根基深厚,身居高位,且內有奶媽(客氏),外有特務(東廠),以東林黨目前的力量,是無法扳倒的。

  楊漣認為,葉向高的言論,是典型的投降主義精神。

  魏忠賢再強大,也不過是個太監。他手下的那幫人,無非是烏合之眾,只要能夠集中力量,擊倒魏忠賢,就能將閹黨這幫人渣一網打盡,維持社會秩序、世界和平。

  更何況,自古以來,邪不勝正。

  邪惡是必定失敗的!基于這一基本判斷,楊漣相信,自己是正確的,魏忠賢終究會被摧毀。

  歷史已經無數次證明,邪不勝正是靠譜的,但楊漣不明白,這個命題有個前提條件——時間。

  其實在大多數時間里,除去超人、蝙蝠俠等不可抗力出來維護正義外,邪是經常勝正的。所謂好人、善人、老實人常常被整得凄慘無比,比如于謙、岳飛等等,都是死后多少年才翻身平反。

  只有歲月的滄桑,才能淘盡一切污濁,掃清人們眼簾上的遮蓋與灰塵,看到那些殉道者無比璀璨的光芒,歷千年而不滅。

  楊漣,下一個殉道者。

  很不幸,葉向高的話雖然不中聽,卻是對的。以東林黨目前的實力,要干掉魏忠賢,是毫無勝算的。

  但決定他們必定失敗宿命的,不是奶媽,也不是特務,而是皇帝。

  楊漣并不傻,他知道大臣靠不住,太監靠不住,所以他把所有的希望,都寄托在皇帝身上。希望皇帝陛下雷霆大怒,最好把魏公公五馬分尸再拉出去喂狗。

  可惜,楊漣同志寄予厚望的天啟皇帝,是靠不住的。

  自有皇帝以來,牛皇帝有之,熊皇帝有之,不牛不熊的皇帝也有之,而天啟皇帝比較特別:他是木匠。

  身為一名優秀的木匠,明熹宗有著良好的職業素養,他經常擺弄宮里建筑。具體表現為在他當政的幾年里,宮里經常搞工程,工程的設計單位、施工、監理、檢驗,全部由皇帝大人自己承擔。

  更為奇特的是,工程的目的也很簡單,修好了,就拆,拆完了,再修,以達到拆拆修修無窮盡之目的。總之,搞來搞去,只為圖個樂。

  這是大工程,小玩意天啟同志也搞過。據史料記載,他曾經造過一種木制模型,有山有水有人,據說木人身后有機關控制,還能動起來,純手工制作,比起今天的遙控玩具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  為檢驗自己的實力,天啟還曾把自己的作品放到市場上去賣,據稱能賣近千兩銀子,合人民幣幾十萬。要換在今天,這兄弟就不干皇帝,也早發了。

  可是,他偏偏就是皇帝。

  大明有無數木匠,但只有一個皇帝,無論是皇帝跑去做木匠,還是木匠跑來做皇帝,都是徹底地抓瞎。

  當然,許多書上說這位皇帝是低能兒,從來不管政務,不懂政治,那也是不對的,雖然他把權力交給了魏忠賢,也不看文件,不理朝廷,但他心里是很有數的。

  比如魏公公,看準了皇帝不想管事,就愛干木匠,每次有重要事情奏報,他都專挑朱木匠干得最起勁的時候去,朱木匠自然不高興,把手一揮:我要你們是干什么的?

  這句話在手,魏公公自然歡天喜地,任意妄為。

  但在這句話后,朱木匠總會加上一句:好好干,莫欺我!

  這句話的表面意思是,你不要騙我,但隱含意思是,我知道,你可能會騙我。

  事實上,對魏忠賢的種種惡行,木匠多少還知道點,但在他看來,無論這人多好,只要對他壞,就是壞人;無論這人多壞,只要對他好,就是好人。

  基于這一觀點,他對魏忠賢有著極深的信任,就算不信任他,也沒有必要干掉他。

  葉向高正是認識到這一點,才認定,單憑這封奏疏,是無法解決魏忠賢的。

  而東林黨里的另一位明白人黃尊素,事發后也問過這樣一個問題:

  “清君側者必有內援,楊公有乎?”

  這意思是,你要搞定皇帝身邊的人,必須要有內應,當然沒內應也行,像當年猛人朱棣,帶幾萬人跟皇帝死磕,一直打到京城,想殺誰殺誰。

  楊漣沒有,所以不行。

  但他依然充滿自信,因為奏疏在社會上引起的強烈反響和廣大聲勢讓他相信:真理和正義是站在他這邊的。

  但是實力,并不在他的一邊。

  奏疏送上后的第五天,事情開始脫離楊漣的軌道,走上了葉向高預言的道路。

  【底線】

  焦頭爛額的魏忠賢幾乎絕望了,面對如潮水涌來的攻擊,他束手無策,無奈之下,他只能跑去求內閣大臣,東林黨人韓曠,希望他手下留情。

  韓曠給他的答復是:沒有答復。

  這位東林黨內除葉向高外的最高級別干部,對于魏公公的請求,毫無回應,別說贊成,連拒絕都沒有。

  如此的態度讓魏忠賢深信,如果不久之后自己被拉出去干掉,往尸體上吐唾沫的人群行列中,此人應該排在頭幾名。

  與韓曠不同,葉向高倒還比較溫柔。他曾表示,對魏忠賢無須趕盡殺絕,能讓他消停下來,洗手不干,也就罷了。

  這個觀點后來被許多的史書引用,來說明葉向高那卑劣的投降主義和悲觀主義思想,甚至還有些人把葉先生列入了閹黨的行列。

  凡持此種觀點者,皆為站著說話不腰疼、啃著饅頭看窩頭之流。

  因為就當時局勢而言,葉向高說無須趕盡殺絕,那只是客氣客氣的,實際上,壓根就無法趕盡殺絕。

  事情的下一步發展完美地印證了這一點。

  在被無情地拒絕后,魏忠賢丟掉了所有的幻想,他終于明白,對于自己的胡作非為,東林黨人是無法容忍,也無法接納的。

  正邪不能共存,那么好吧,我將把所有的一切,都拉入黑暗之中。

  魏忠賢立即找到了另一個人,一個能夠改變一切的人。

  在皇帝的面前,魏忠賢表現得相當悲痛,一進去就哭,一邊哭一邊說:

  “現在外面有人要害我,而且還要害皇上,我無法承擔重任,請皇上免去我的職務吧。”

  這種混淆是非,拉皇帝下水的伎倆,雖然并不高明,卻比較實用,是魏公公的必備招數。

  面對著痛哭流涕的魏忠賢,天啟皇帝只說了一句話,就打亂了魏公公的所有部署:

  “聽說有人彈劾你,是怎么回事?”

  聽到這句話時,魏忠賢知道,完蛋了。他壓住楊漣的奏疏,煞費苦心封鎖消息,這木匠還是知道了。

  對于朱木匠,魏忠賢還是比較了解的,雖不管事,絕不白癡,事到如今不說真話是不行了。

  于是他承認了奏疏的存在,并順道沉重地控訴了對方的污蔑。

  但皇帝陛下似乎不太關心魏公公的痛苦,只說了一句話:

  “奏疏在哪里,拿來給我!”

  這句話再次把魏公公推入了深淵。因為在那封奏疏上,楊漣列舉了很多內容,比如迫害后宮嬪妃,甚至害死懷有身孕的妃子,以及私自操練兵馬(內操),圖謀不軌等等。

  貪污受賄,皇帝可以不管,坑皇帝的老婆,搶皇帝的座位,皇帝就生氣了。

  更何況這些事,他確實也干過,只要皇帝知道,一查就一個準。

  奏疏拿來了,就在魏忠賢的意志即將崩潰的時候,他聽到了皇帝陛下的指示:

  “讀給我聽。”

  魏忠賢笑了。

  因為他剛剛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——皇帝陛下,是不大識字的。

  如果說皇帝陛下的文化程度和魏公公差不多,似乎很殘酷,但卻是事實,天啟之所以成長為準文盲(認字不多),歸根結底,還是萬歷惹的禍。

  萬歷幾十年不立太子,太子幾十年不安心,自己都搞不定,哪顧得上兒子,兒子都顧不上,哪顧得上兒子讀書,就這么折騰來折騰去,把天啟折騰成了木匠。

  所以現在,他并沒有自己看,而是找了個人,讀給他聽。

  魏忠賢看到了那個讀奏疏的人,他確定,東林黨必將死無葬身之地。

  這個朗讀者,是司禮監掌印太監,他的死黨,王體乾。

  就這樣,楊漣的二十四條大罪,在王太監的口里縮了水,為不讓皇帝大人擔心,有關他老婆和他個人安危的,都省略了,而魏公公一些過于惡心人的行為,出于善意,也不讀了。

  所以一篇文章讀下來,皇帝大人相當疑惑,聽起來魏公公為人還不錯,為何群眾如此憤怒?

  但這也無所謂,反正也沒什么大事,老子還要干木匠呢,就這么著吧。

  于是他對魏忠賢說,你接著干吧,沒啥大事。

  魏忠賢徹底解脫了。

  正如葉向高所說的那樣,正義和道德是打不倒魏忠賢的,能讓這位無賴屈服的,只有實力。而唯一擁有這種實力的人,只有皇帝。

  現在皇帝表明了態度,事件的結局,已無懸念。

  天啟四年(1624)十月,看清虛實的魏忠賢,終于舉起了屠刀。

  同月,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,皇帝下旨,訓斥吏部尚書趙南星結黨營私,此后皇帝又先后下文,批評楊漣、左光斗、高攀龍等人,最后索性給他們搞了個總結,一頓猛踩,矛頭直指東林黨。

  可以肯定的是,皇帝大人對此是不大清楚的,他老人家本不識字,且忙做木匠,考慮到情況比較特殊,為保證及時有力迫害忠良,魏公公越級包辦了所有圣旨。

  大勢已去,一切已然無可挽回。

  同月,心灰意冷的趙南星、楊漣、左光斗紛紛提出辭職,回了老家。東林黨就此土崩瓦解。

  只剩下一個人——葉向高。

  葉向高很冷靜,由始至終,他都極其低調,魏忠賢倒霉時,他不去踩,魏忠賢得意時,他不辭職,因為他知道,自己將是東林黨最后的希望。

  必須忍耐下去,等待反攻的時機。

  但是,他錯誤地估計了一點——魏忠賢的身份。

  魏忠賢是一個無賴,無賴沒有原則,他不是劉瑾,不會留著李東陽給自己刨墳。

  幾天之后,葉向高的住宅迎來了一群不速之太監,每天在葉向高門口大吵大嚷,不讓睡覺,無奈之下,葉向高只得辭職回家。

  兩天后,內閣大學士韓曠辭職,魏忠賢的非親生兒子顧秉謙接任首輔,至此,內閣徹底淪陷。

  東林黨失敗了,敗得心灰意冷,按照以往的慣例,被趕出朝廷的人,唯一的選擇是在家養老。

  但這一次,魏公公給他們提供了第二個選擇——趕盡殺絕。

  因為魏公公不是政治家,他是無賴流氓,政治家搞人,搞倒搞臭也就罷了,無賴流氓搞人,都是搞死為止。

  殺死那些毫無抵抗能力的人,這就是魏忠賢的品格。

  但要辦到這一點,是有難度的。

  大明畢竟是法制社會,要干掉某些人,必須要罪名,至少要個借口,但魏公公查遍了楊漣等人的記錄,作風問題、經濟問題,都是統統的沒有。

  東林黨用實際行動證明了這樣一點:他們或許狹隘、或許偏激,卻不貪污,不受賄,不仗勢欺民,他們的所有舉動,都是為了百姓的生計,為了這個國家的未來。

  什么生計、未來,魏公公是不關心的,他關心的是,如何合理地把東林黨人整死:抓來打死不行,東林黨人都有知名度,社會壓力太大,抓來死打套取口供,估計也不行,這幫人是出了名的硬骨頭,攻堅難度太大。

  于是,另一個人進入了魏忠賢的視線,他相信,從此人的身上,他將順利地打開突破口。

  雖然在牢里,但汪文言仍然清楚地感覺到,世界變了,劉僑走了,魏忠賢的忠實龜孫,五彪之一的許顯純接替了他的位置,原先好吃好喝,現在沒吃沒喝,審訊次數越來越多,態度越來越差。

  但他并不知道,地獄之門才剛剛打開。

  魏忠賢明白,東林黨的人品是清白的,把柄是沒有的,但這位汪文言是個例外,這人自打進朝廷以來,有錢就拿,有利就貪,東林黨熟,閹黨也熟,牛鬼蛇神全不耽誤,談不上什么原則。只要從他身上獲取楊漣等人貪污的口供,就能徹底摧毀東林黨。

  面對左右逢源、投機取巧的汪文言,這似乎不是什么難事。

  天啟五年(1625),許顯純接受魏忠賢的指示,審訊汪文言。

  史料反映,許顯純很可能是個心理比較變態的人,他不但喜歡割取犯人的喉骨,還想出了許多花樣繁多的酷刑,比如用鐵鉤扎穿琵琶骨,把人吊起來,或是用沾著鹽水的鐵刷去刷犯人,皮膚會隨著慘叫聲一同脫落。所謂審訊,就是赤裸裸的折磨。

  第一次審訊后,汪文言已經是遍體鱗傷,半死不活。

  但許顯純并不甘休,之后他又進行了第二次、第三次審訊,十幾次審下來,審到他都體力不支,依然樂此不疲。

  因為無論他怎么毆打、侮辱、拷問汪文言,逼他交代東林黨的罪行,這個不起眼的小人物始終重復一句話: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無論拷打多少次,折磨多少回,窮兇極惡的質問,喪心病狂的酷刑,這就是他唯一的回答。

  當汪文言的侄子買通了看守,在牢中看到不成人形的汪文言時,禁不住痛哭流涕。

  然而汪文言用鎮定地語氣對他說:

  “不要哭,我必死,卻并不怕死!”

  許顯純急眼了,在眾多的龜孫之中,魏公公把如此重要的任務交給他,實在是莫大的信任,為不讓太監爺爺失望,他必須繼續拷打。

  終于有一天,在拷打中,奄奄一息的汪文言用微弱的聲音對許顯純說:

  “你要我承認什么,說吧,我承認就是了。”

  許顯純欣喜萬分,說道:

  “只要你說楊漣收取賄賂,作口供為證,就放了你。”

  在短暫的沉默之后,一個微弱卻堅定的聲音響起:

  “這世上,沒有貪贓的楊漣。”

  六年前,他之所以加入東林黨,不是為了正義,是為了混飯吃。

  混社會的游民,油滑的縣吏,唯利是圖,狡猾透頂的官僚汪文言,為了在這丑惡的世界上生存下去,他的一生,都在虛偽、圓滑、欺騙中度過,他的每次選擇,都是為了利益,都是妥協的產物。

  但在這人生的最后時刻,他做出了最后的抉擇:面對黑暗,絕不妥協。

  付出生命,亦在所不惜。

  許顯純無計可施,所以他決定,用一種更不要臉的方式解決問題——偽造口供。

  在這個問題上,許顯純再次顯示了他的變態心理,他一邊拷打汪文言,一邊在他的眼前偽造證詞,意思很明白:我就在你的面前,偽造你的口供,你又能怎么樣呢?

  但當他洋洋得意地偽造供詞的時候,對面陰暗的角落里,那個遍體鱗傷,奄奄一息的人發出了聲音。

  無畏的東林黨人汪文言,用盡他最后的力氣,向這個黑暗的世界,迸發出憤怒的控訴:

  “不要亂寫,就算我死了,也要與你對質!”

  這是他留在世間的最后一句話。

  這句話告訴我們,追逐權位,利益至上的老油條汪文言,經歷幾十年官場沉浮、爾虞我詐之后,拒絕了誘惑,選擇了理想,并最終成為了一個正直無私的人。

  【血書】

  許顯純怕了,他怕汪文言的詛咒,于是,他找到了一個解決方法:

  殺死汪文言。

  死后對質還在其次,如果讓他活著對質,下一步計劃將無法進行。

  天啟五年(1625)四月,汪文言被害于獄中,他始終沒有屈服。

  同月,魏忠賢的第二步計劃開始,楊漣、左光斗、魏大中等東林黨人被逮捕,他們的罪名是受賄,而行賄者是已經處決的熊廷弼。

  受賄的證據自然是汪文言的那份所謂口供,在這份無恥的文書中,楊漣被認定受賄兩萬兩,左光斗等人也人人有份。

  審訊開始了,作為最主要的對象,楊漣被首先提審。

  許顯純拿出了那份偽造的證詞,問:

  “熊廷弼是如何行賄的?”

  楊漣答:

  “遼陽失陷前,我就曾上書彈劾此人,他戰敗后,我怎會幫他出獄?文書尚在可以對質。”

  許顯純無語。

  很明顯,許錦衣衛背地耍陰招有水平,當面胡扯還差點,既然無法在沉默中發言,只能在沉默中變態:

  “用刑!”

  下面是楊漣的反應:

  “用什么刑?有死而已!”

  許顯純想讓他死,但他必須找到死的理由。

  拷打如期進行,拷打規律是每五天一次,打到不能打為止,楊漣的下頜脫落,牙齒打掉,卻依舊無一字供詞。

  于是許顯純用上了鋼刷,幾次下來,楊漣體無完膚,史料有云:

  “皮肉碎裂如絲”。

  然“罵不絕口”,死不低頭。

  在一次嚴酷的拷打后,楊漣回到監房,寫下了《告岳武穆疏》。

  在這封文書中,楊漣沒有無助的報怨,也沒有憤怒的咒罵,他說:

  “此行定知不測,自受已是甘心。”

  他說:

  “漣一身一家其何足道,而國家大體大勢所傷實多。”

  昏暗的牢房中,慘無人道的迫害,無法形容的痛苦,死亡邊緣的掙扎,卻沒有仇恨,沒有憤懣。

  只有坦然,從容,以天下為己任。

  在無數次的嘗試失敗后,許顯純終于認識到,要讓這個人低頭認罪,是絕不可能的。

  栽贓不管用的時候,暗殺就上場了。

  魏忠賢很清楚,楊漣是極為可怕的對手,是絕對不能放走的。無論如何,必須將他殺死,且不可走漏風聲。

  許顯純接到了指令,他信心十足地表示,楊漣將死在他的監獄里,悄無聲息,他的冤屈和酷刑將永無人知曉。

  事實確實如此,朝廷內外只知道楊漣有經濟問題,被弄進去了,所謂拷打、折磨,聞所未聞。

  對于這一點,楊漣自己也很清楚,他可以死,但不想死得不明不白。

  所以,在暗無天日的監房中,楊漣用被打得幾近殘廢的手,顫抖地寫下了兩千字的絕筆遺書。在遺書中,他寫下了事情的真相,以及自己坎坷的一生。

  遺書寫完了,卻沒用,因為送不出去。

  為保證楊漣死得不清不楚,許顯純加派人手,經常檢查楊漣的牢房,如無意外,這封絕筆最終會落入許顯純手中,成為灶臺的燃料。

  于是,楊漣將這封絕筆交給了同批入獄的東林黨人顧大章。

  顧大章接受了,但他也沒辦法,因為他是東林重犯,如果楊漣被殺,他必難逃一死。且此封絕筆太過重要,如若窩藏必是重犯,推來推去,誰都不敢收。

  更麻煩的是,看守查獄的時候,發現了這封絕筆,顧大章已別無選擇。

  他面對監獄的看守,坦然告訴他所有的一切,然后從容等待結局。

  短暫的沉寂后,他看見那位看守面無表情地收起絕筆,平靜地告訴他:這封絕筆,絕不會落到魏忠賢的手中。

  這封絕筆開始被藏在牢中關帝像的后面,此后被埋在牢房的的墻角下,楊漣被殺后,那位看守將其取出,并最終公告于天下。

  無論何時何地,正義終究是存在的。

  天啟五年(1625)七月,許顯純開始了謀殺。

  不能留下證據,所以不能刀砍,不能劍刺,不能有明顯的皮外傷。

  于是許顯純用銅錘砸楊漣的胸膛,幾乎砸斷了他的所有肋骨。

  然而楊漣沒有死。

  他隨即用上了監獄里最著名的殺人技巧——布袋壓身。

  所謂布袋壓身,是監獄里殺人的不二法門,專門用來處理那些不好殺,卻又不能不殺的犯人。具體操作程序是:找到一只布袋,里面裝滿土,晚上趁犯人睡覺時壓在他身上。按照清代桐城派著名學者方苞的說法(當年曾經蹲過黑牢),基本上是晚上壓住,天亮就死,品質有保障。

  然而楊漣還是沒死,每晚在他身上壓布袋,就當是蓋被子,白天拍土又站起來。

  口供問不出來倒也罷了,居然連人都干不掉,許顯純快瘋了。

  于是這個瘋狂的人,使用了喪心病狂的手段。

  他派人把鐵釘釘入了楊漣的耳朵。

  具體的操作方法,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這不是人能干出來的事情。

  鐵釘入耳的楊漣依然沒有死,但例外不會再發生了,毫無人性的折磨、耳內的鐵釘已經重創了楊漣,他的神智開始模糊。

  楊漣知道,自己活不了多久了,于是他咬破手指,對這個世界,寫下了最后的血書。

  此時的楊漣已處于瀕死狀態,他沒有力氣將血書交給顧大章,在那個寂靜無聲的黑夜里,憑借著頑強的意志,他拖著傷殘的身體,用顫抖的雙手,將血書藏在了枕頭里。

  結束吧,楊漣微笑著,等待著最后的結局。

  許顯純來了,用人間的言語來形容他的卑劣與無恥,已經力不從心了。

  看著眼前這個有著頑強信念,和堅韌生命力的人,許顯純真的害怕了,敲碎他全身的肋骨,他沒有死,用土袋壓,他沒有死,用釘子釘進耳朵,也沒有死。

  無比恐懼的許顯純決定,使用最后,也是最殘忍的一招。

  天啟五年(1625)七月二十四日夜。

  許顯純把一根大鐵釘,釘入了楊漣的頭頂。

  這一次,奇跡沒有再次出現,楊漣當場死亡,年五十四。

  偉大的殉道者,就此走完了他光輝的一生!

  楊漣希望,他的血書能夠在他死后清理遺物時,被親屬發現。

  然而這注定是個破滅的夢想,因為這一點,魏忠賢也想到了。

  為消滅證據,他下令對楊漣的所有遺物進行仔細檢查,絕不能遺漏。

  很明顯,楊漣藏得不好,在檢查中,一位看守輕易地發現了這封血書。

  他十分高興,打算把血書拿去請賞。

  但當他看完這封血跡斑斑的遺言后,便改變了主意。

  他藏起了血書,把它帶回了家,他的妻子知道后,非常恐慌,讓他交出去。

  牢頭并不理會,只是緊握著那份血書,一邊痛哭,一邊重復著這樣一句話:

  “我要留著它,將來,它會贖清我的罪過。”

  三年后,當真相大白時,他拿出了這份血書,并昭示天下。

  如下:

  〖仁義一生,死于詔獄,難言不得死所,何憾于天,何怨于人?

  唯我身副憲臣,曾受顧命,孔子云:托孤寄命,臨大節而不可奪。持此一念終可見先帝于在天,對二祖十宗于皇天后土,天下萬世矣!

  大笑大笑還大笑,刀砍東風,于我何有哉!〗

  他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,不知道死后何人知曉,不知道能否平反,也不知道這份血書能否被人看見。

  毫無指望,只有徹底的孤獨和無助。

  這就是陰森恐怖的牢房里,肋骨盡碎的楊漣,在最為絕望的時刻,寫下的文字,每一個字,都閃爍著希望和光芒。

  拷打、折磨,毫無人性的酷刑,制服了他的身體,卻沒有征服他的意志。無論何時,他都堅持著自己的信念,那個他寫在絕筆中的信念,那個崇高、光輝、唯一的信念:

  〖漣即身無完骨,尸供蛆蟻,原所甘心。

  但愿國家強固,圣德剛明,海內長享太平之福。

  此癡愚念頭,至死不改。〗

  有人曾質問我,遍讀史書如你,所見皆為帝王將相之家譜,有何意義?

  千年之下,可有一人,不求家財萬貫,不求出將入相,不求青史留名,唯以天下、以國家、以百姓為任,甘受屈辱,甘受折磨,視死如歸?

  我答:曾有一人,不求錢財,不求富貴,不求青史留名,有慨然雄渾之氣,萬刃加身不改之志。

  楊漣,千年之下,終究不朽!

  書凹網為大家提供明朝那些事兒在線閱讀,如果您喜歡當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兒這本書,請收藏書凹www.bflpuy.live方便您下次快速閱讀。

上一篇  第十五章 道統

下一篇  第十七章 殉道

標題:第十六章 楊漣   地址:http://www.bflpuy.live/133.html
最新章節
隨機推薦
三分彩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