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那些事兒 > 明朝那些事兒7 > 第十章 斗爭技術
【網站地圖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
明朝那些事兒7 - 第十章 斗爭技術

所屬目錄:明朝那些事兒7  明朝那些事兒作者:當年明月
  辯論

  事情的發展,跟周延儒想得差不多,朝廷上下一片嘩然,崇禎也震驚了,決定召開御前會議,辯論此事。

  辯論議題:浙江作弊案,錢謙益有無責任。

  辯論雙方:

  正方,沒有責任,辯論隊成員:錢謙益、內閣大學士李標、錢龍錫、刑部尚書喬允升,吏部尚書王永光……(以下省略)

  反方,有責任,辯論隊成員:溫體仁、周延儒(以下無省略)。

  崇禎元年(1628)十一月六日,辯論開始。

  所有的人,包括周延儒在內,都認定溫體仁必敗無疑。

  奇跡,就是所有人都認定不可能發生,卻終究發生的事。

  這場驚天逆轉,從皇帝的提問開始:

  “你說錢謙益受賄,是真的嗎?”

  溫體仁回答:是真的。

  于是崇禎又問錢謙益:

  “溫體仁說的話,是真的嗎?”

  錢謙益回答:不是。

  辯論陳詞就此結束,吵架開始。

  溫體仁先聲奪人,說,錢千秋逃了,此案未結。

  錢謙益說:查了,有案卷為證。

  溫體仁說:沒有結案。

  錢謙益說:結了。

  刑部尚書喬允升出場。

  喬允升說:結案了,有案卷。

  溫體仁吃了秤砣:沒有結案。

  吏部尚書王永光出場。

  王永光說:結案了,我親眼看過。

  禮部給事中章允儒出場

  章允儒說:結案了,我曾看過口供。

  溫體仁很頑強:沒有結案!

  崇禎做第一次案件總結:

  “都別廢話了,把案卷拿來看!”

  休會,休息十分鐘。

  再次開場,崇禎問王永光:刑部案卷在哪里?

  王永光說:我不知道,章允儒知道。

  章允儒出場,回答:現在沒有,原來看過。

  溫體仁罵:王永光和章允儒是同伙,結黨營私!

  章允儒回罵:當年魏忠賢在位時,驅除忠良,也說結黨營私!

  崇禎大罵:胡說!殿前說話,竟敢如此胡扯!抓起來!

  這句話的對象,是章允儒。

  章允儒被抓走后,辯論繼續。

  溫體仁發言:推舉錢謙益,是結黨營私!

  吏部尚書王永光發言:推舉內閣人選,出于公心,沒有結黨。

  內閣大臣錢龍錫發言:沒有結黨。

  內閣大臣李標發言:沒有結黨。

  崇禎總結陳詞:推舉這樣的人(指錢謙益),還說出于公心!

  二次休會再次開場,錢龍錫發言:錢謙益應離職,聽候處理。

  崇禎發言:我讓你們推舉人才,竟然推舉這樣的惡人,今后不如不推。

  溫體仁發言:滿朝都是錢謙益的人,我很孤立,恨我的人很多,希望皇上讓我告老還鄉。

  崇禎發言:你為國效力,不用走。

  辯論結束,反方,溫體仁獲勝,逆轉,就此完成。

  史料記載大致如此,看似平淡,實則暗藏玄機。

  這是一個圈套,是溫體仁設計的完美圈套。

  這個圈套分三個階段,共三招。

  第一招,開始辯論時,無論對方說什么,咬定,沒有結案。

  這個舉動毫不明智,許多人被激怒,出來跟他對罵指責他然而這正是溫體仁的目的。

  很快,奇跡就發生了,章允儒被抓走,崇禎的天平向溫體仁傾斜。

  接下來,溫體仁開始實施第二步——挑釁。

  他直接攻擊內閣,攻擊所有大臣,說他們結黨營私。

  于是大家都怒了,紛紛出場,駁斥溫體仁。

  這也是溫體仁的目的。

  至此,崇禎認定,錢謙益與作弊案有關,應予罷免。

  第三階段開始,內閣的諸位大人終于意識到,今天輸定了,所以主動提出,讓錢謙益走人,溫體仁同志隨即使出最后一招——辭職。

  當然,他是不會辭職的,但走到這一步,擺擺姿態還是需要的。

  三招用完,大功告成。

  溫體仁沒有魔法,這個世界上也沒有奇跡,他之所以肯定他必定能勝,是因為他知道一個秘密,崇禎心底的秘密。

  這個秘密的名字,叫做結黨。

  溫體仁老謀深算,他知道,即使朝廷里的所有人,都跟他對立,只要皇帝支持,就必勝無疑,而皇帝最不喜歡的事情,就是結黨。

  崇禎登基以來,干掉了閹黨,扶植了東林黨,卻沒能消停,朝廷黨爭不斷,干什么什么都不成,所以最恨結黨。

  換句話說,錢謙益有無作弊,并不重要,只要把他打成結黨,就必定完蛋。

  事實上,錢謙益確實是東林黨的領袖,所以在辯論時,務必不斷挑事,耍流氓,吸引更多的人來罵自己,都無所謂。

  因為最后的決斷者,只有一個。

  當崇禎看到這一切時,他必定會認為,錢謙益的勢力太大,結黨營私,絕不可留。

  這就是溫體仁的詭計,事實證明,他成功了。

  通過這個圈套,他騙過了崇禎,除掉了錢謙益,所有的人都被他蒙在鼓里,至少他自己這樣認為。

  但事實可能并非如此,這場辯論的背后,真正的勝利者,是另一個人——崇禎。

  其實溫體仁的計謀,崇禎未必不知道,但他之所以如此配合,是因為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。

  當時的朝廷,東林黨實力很強,從內閣到言官,都是東林黨,雖說就工作業績而言,比閹黨要強得多,但歸根結底,也是個威脅,如此下去再不管,就管不住了。

  現在既然溫體仁跳出來,主動背上黑鍋,索性就用他一把,敲打一下,提提醒,換幾個人,阿貓阿狗都行,只要不是東林黨,讓你們明白,都是給老子打工的,老實干活! 當然明白人也不是沒有,比如黃宗羲,就是這么想的,還寫進了書里。

  但搞倒了錢謙益,對溫體仁而言,是純粹的損人不利已,因為他老兄太過討嫌,沒人推舉他,鬧騰了半天,還是消停了。

  消停了一年,機會來了,機會的名字,叫袁崇煥。

  畫了一個圈,終于回到了原點。

  之后的事,之前都講了,袁督師很不幸,指揮出了點問題,本來沒事,偏偏和錢龍錫拉上關系,就這么七搞八搞,自己進去了,錢龍錫也下了水。

  在很多人眼里,崇禎初年是很亂的,錢謙益、袁崇煥、錢龍錫、作弊、通敵、下課。

  現在你應該明白,其實一點不亂,事實的真相就是這么簡單,只有兩個字——利益,周延儒的利益,溫體仁的利益,以及崇禎的利益。

  錢謙益、袁崇煥、還有錢龍錫,都是利益的犧牲品。

  而這個推論,有一個最好的例證,袁崇煥被殺掉后,錢龍錫按規定,也該干掉,死刑批了,連刑場都備好,家人都準備收尸了,崇禎突然下令:不殺了。

  關于這件事,許多史書上都說,崇禎皇帝突然覺悟。

  我覺得,持這種觀點的人,確實應該去覺悟一下,其實意思很明白,教訓教訓你,跟你開個玩笑,臨上刑場再拉下來,很有教育意義。

  周延儒和溫體仁終究還是成功了,崇禎三年(1630)二月,周延儒順利入閣,幾個月后,溫體仁入閣。

  溫體仁入閣,是周延儒推薦的,因為崇禎最喜歡的,就是周延儒,但周兄還是很講義氣,畢竟當年全靠溫兄在前面踩雷,差點被口水淹死,才有了今天的局面,拉兄弟一把,是應該的。

  其實就能力而言,周延儒和溫體仁都是能人,如果就這么干下去,也是不錯的,畢竟他們都是惡人,且手下并非善茬,換個人,估計壓不住陣。

  但所謂患難兄弟,基本都有規律,拉兄弟一把后,就該踹兄弟一腳了。

  最先開踹的,是溫體仁。

  錢龍錫被皇帝赦免后,第一個上門問候的,不是東林黨,而是周延儒。

  周兄此來的目的,是邀功,什么皇上原本很生氣,很憤怒,很想干掉你,但是關鍵時刻,我挺身而出,在皇帝面前幫你說了很多好話,你才終于脫險云云。

  這種先挖坑,再拉人,既做婊子,又立牌坊的行為,雖很無聊,卻很有效,錢龍錫很感動,千恩萬謝。

  周延儒走了,第二個上門問候的來了,溫體仁。

  溫體仁的目的,大致也是邀功,然而意外發生了。

  因為錢龍錫同志剛從鬼門關回來,且經周延儒忽悠,異常激動,溫兄還沒開口,錢龍錫就如同連珠炮般,把監獄風云,脫離苦海等前因后果全盤托出。

  特別講到皇帝憤怒,周延儒挺身而出,力挽狂瀾時,錢龍錫同志極為感激,眼淚嘩嘩地流著。

  溫體仁安靜地聽完,說了句話。

  這句話徹底止住了錢龍錫的眼淚:

  “據我所知,其實皇上不怎么氣憤。”

  啥?不氣憤?不氣憤你邀什么功?混蛋!

  所以錢龍錫氣憤了。類似這種事情,自然有人去傳,周延儒知道后,也很氣憤——我拉你,你踹我?

  溫體仁這個人,史書上的評價,大都是八個字:表面溫和,深不可測。

  其實他跟周延儒的區別不大,只有一點:如果周延儒是壞人,他是更壞的壞人。

  對他而言,敵人的名字是經常換的,之前是錢謙益,之后是周延儒。

  所以在搞倒周延儒這件事上,他是個很堅定,很有毅力的人。

  不久之后,他就等到了機會,因為周延儒犯了一個與錢謙益同樣的錯誤——作弊。

  崇禎四年,周延儒擔任主考官,有一個考生跟他家有關系,就找到他,想走走后門,周考官很大方,給了個第一名。

  應該說,對此類案件,崇禎一向是相當痛恨的,更巧的是,這事溫體仁知道了,找了個人寫黑材料,準備下點猛藥,讓周延儒下課。

  不幸的是,周延儒比錢謙益狡猾得多,聽到風聲,不慌不忙地做了一件事,把問題搞定了,充分反映了他的厚黑學水平。

  他把這位考生的卷子,交給了崇禎。

  應該說,這位作弊的同學還是有點水平的,崇禎看后,十分高興,連連說好,周延儒趁機添把火,說打算把這份卷子評為第一,皇帝認為沒有問題,就批了。

  皇帝都過了,再找麻煩,就是找抽了,所以這事也就過了。

  但溫體仁這關,終究是過不去的。

  崇禎年間的十七年里,一共用了五十個內閣大臣,特別是內閣首輔,基本只能干幾個月,任期超過兩年的,只有兩個人。

  第二名,周延儒,任期三年。

  第一名,溫體仁,任期八年。

  溫首輔能混這么久,只靠兩個字,特別。

  特別能戰斗,特別能折騰。

  在此后的一年里,溫體仁無怨無悔、鍥而不舍地折騰著,他不斷地找人黑周延儒,但皇帝實在很喜歡周首輔,雖屢敗屢戰,卻屢戰屢敗,直到一年后,他知道了一句話。

  就是這句話,最終搞定了千言萬語都搞不定的周延儒。

  全文如下:

  “余有回天之力,今上是羲皇上人。”

  前半句很好懂,意思是我的能量很大。

  后半句很不好懂,卻很要命。

  今上,是指崇禎,所謂羲皇上人,具體是誰很難講,反正是原始社會的某位皇帝,屬于七十二帝之一,就不扯了,而他的主要特點,是不管事。

  翻譯過來,意思是,我的能量很大,皇上不管事。

  這句話是周延儒說的,是跟別人聊天時說的,說時旁邊還有人。

  溫體仁把這件事翻了出來,并找到了證人。

  啥也別說了,下課吧。 周延儒終于走了,十年后,他還會再回來,不過,這未必是件好事。

  朝廷就此進入溫體仁時代。

  按照傳統觀點,這是一個極其黑暗的時代,在無能的溫體仁的帶領下,明朝終于走向了不歸路。

  我的觀點不太傳統,因為我看到的史料告訴我,這并非事實。

  溫體仁能夠當八年的內閣首輔,只有一個原因——他能夠當八年的內閣首輔。

  作為內閣首輔,溫體仁具備以下條件:首先,他很精明強干,據說一件事情報上來,別人還在琢磨,他就想明白了,而且能很快做出反應,其次,他熟悉政務,而且效率極高,還善于整人(所以善于管人)。

  最后,他不是個好人。當然,對朝廷官員而言,這一點在某些時候,絕對不是缺點。

  估計很多人都想不到,這位溫體仁還是個清官,不折不扣的清官,做了八年首輔,家里還窮得叮當響,從來不受賄,不貪污。

  相對而言,流芳千古的錢謙益先生,就有點區別了,除了家產外,也很能掙錢(怎么來的就別說了),經常出沒紅燈區,六十多歲了,還娶了柳如是,明朝亡時,說要跳河殉國,腳趾頭都還沒下去,就縮了回來,說水冷,不跳了,就投降了清朝,清朝官員前來拜訪,看過他家后,發出了同樣的感嘆:你家真有錢。

  溫體仁未必是奸臣,錢謙益未必是好人,不需要驚訝,歷史往往跟你所想的并不一樣。英雄可以寫成懦夫,能臣可以寫成奸臣,史實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誰來寫。

  溫體仁的上任,對崇禎而言,不算是件壞事,就人品而言,他確實很卑劣,很無恥,且工于心計,城府極深,但要鎮住朝廷那幫大臣,也只能靠他了。

  應該說,崇禎是有點想法的,畢竟他手中的,不是爛攤子,而是一個爛得不能再爛的攤子,邊關戰亂,民不聊生,政治腐敗,朝廷混亂,如此下去,只能收攤。

  崇禎同志一直很擔心,如果在他手里收攤,將來下去了,沒臉見當年擺攤的朱重八(后來他用一個比較簡單的方法辦到了)。

  所以執政以來,他干了幾件事,希望力挽狂瀾。

  第一件事,就是肅貪。

  到崇禎時期,官員已經相當腐敗,收錢辦事,就算是好人了。對此,崇禎非常不滿,決心肅貪。

  問題在于,明朝官場,經過二百多年的磨礪,越來越光,越來越滑,潛規則、明規則,基本已經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規章,大家都在里邊混,就談不上什么貪不貪了,所謂天下皆貪,即是天下無貪。

  當然,偶爾也有個把人,是要突破規則,冒冒頭的。

  比如戶部給事中韓一良,就是典型代表。

  當崇禎下令整頓吏治時,他慷慨上書,直言污穢,而且還說得很詳細,什么考試作弊內幕,買官賣官內幕,提成、陋規等等,為到達警醒世人的目的,他還坦白,自己身為言官,幾個月之內,已經推掉了幾百兩銀子的紅包。

  崇禎感動了,這都什么年月了,還有這樣的人啊,感動之余,他決定在平臺召開會議,召見韓一良及朝廷百官,并當眾嘉獎提升。

  皇帝很激動,后果很嚴重。

  因為韓一良同志本非好鳥,也沒有與貪污犯罪死磕到底的決心,只是打算罵幾句出出氣,沒想到皇帝大人反應如此強烈,無奈,事都干了,只能硬著頭皮去。

  在平臺,崇禎讓人讀了韓一良的奏疏,并交給百官傳閱,大為贊賞,并叫出韓一良,提升他為都察院右僉都御史。

  原本只是七品,一轉眼,就成了四品。

  我研讀歷史,曾總結出一條恒久不變的規律——世上的事,從沒有白給的。

  韓一良同志還沒高興完,就聽到了這樣一句話:

  “此文甚好,希望科臣(指韓一良)能指出幾個貪污的人,由皇帝懲處,以示懲戒。”

  說話的人,是吏部尚書王永光。

  王永光很不爽,自打聽到這封奏疏,他就不爽了,因為他是吏部尚書,管理人事,說朝廷貪污成風,也就是說他管得不好,所以他決定教訓韓一良同志。

  這下韓御史抓瞎了,因為他沒法開口。

  自古以來,所謂集體負責,就是不負責,所以批評集體,就是不批評。韓御史本意,也就是批評集體,反正沒有具體對象,沒人冒頭反駁,可以過過嘴癮。

  現在一定要你說出來,是誰貪污,是誰受賄,就不好玩了。

  但崇禎似乎很有興趣,當即把韓一良叫了出來,讓他指名道姓。

  韓一良想了半天,說,現在不能講。

  崇禎說,現在講。

  韓一良說,我寫這封奏疏,都是泛指,不知道名字。

  崇禎怒了:你一個名字都不知道,竟然能寫這封奏疏,胡扯!五天之內,把名字報來! 事兒大了,照這么搞,別說升官,能保住官就不錯,韓一良回去了,在家抓狂了五天,憋得臉通紅,終于憋出了一份奏疏。很明顯,韓一良是下了功夫的,因為在這份奏疏里,他依然沒有說出名字,卻列出了幾種人的貪污行徑,并希望有關部門嚴查。當然,他也知道,這樣是不過了關的,就列出了幾個人——已經被處理過的人。

  反正處理過了,罵絕祖宗十八代,也不要緊。

  這封極為滑頭的奏疏送上去后,崇禎沒說什么,只是下令在平臺召集群臣,再次開會。

  剛開始的時候,氣氛是很和諧的,崇禎同志對韓一良說,你文章里提到的那幾個人,都已經處理了,就不必再提了。

  然后,他又很和氣地提到韓一良的奏疏,比如他曾經拒絕紅包,達幾百兩之多的優秀事跡。

  戲演完了,說正事:

  “是誰送錢給你的!說!”

  韓一良同志懵了,但優秀的自律精神鼓舞了他,秉承著打死也不說的思想,到底也沒說。

  崇禎也很干脆,既然你不說,就不要干了,走人吧。

  韓一良同志的升官事跡就此結束,御史沒撈到,給事中丟了,回家。

  然而最傷心的,并不是他,是崇禎。

  他不知道,自己如此坦白,如此真誠,如此想干點事,怎么連句實話都換不到呢?

  這個問題,沒人能回答但要說他啥事都沒干成,也不對,事實上,崇禎二年(1629),他就干過一件大事,且相當成功。

  這年四月,刑部給事中劉懋上疏,請求清理驛站。

  所謂驛站,就是招待所,著名的偉大的政治家、軍事家、哲學家王守仁先生,就曾經當過招待所的所長。

  當然,王守仁同志干過的職務很多,這是最差的一個。因為在明代,驛站所長雖說是公務員,論級別,還不到九品,算是不入流,還要負責接待沿途官員,可謂人見人欺。

  所以一直以來,驛站都沒人管。

  但到崇禎這段,驛站不管都不行了。

  因為明代規定,驛站接待中央各級官員,由地方代管。

  這句話不好理解,說白了,就是驛站管各級官員吃喝拉撒睡,但費用自負。

  因為明代地方政府,并沒有辦公經費,必須自行解決,所以驛站看起來,級別不高,也沒人管。

  但驛站還是有油水的,因為畢竟是官方招待所,上面來個人沒法接待,追究到底,還是地方官吃虧,所以每年地方花在驛站上的錢,數額也很多。

  而且驛站還有個優勢,不但有錢,且有政策——攤派。

  只要有接待任務,就有名目,就能逼老百姓,上面來個人,招待所所長自然不會自己出錢請人吃飯,就找老百姓攤,你家有錢,就出錢,沒錢?無所謂,你們要相信,只要是人,就有用處,什么挑夫、轎夫,都可以干。

  其實根據規定,過往官員,如要使用驛站,必須是公務,且出示堪合(介紹信),否則,不得隨便使用。

  也就是說說。

  到崇禎年間,驛站基本上就成了車站,按說堪合用完了,就要上交,但這事也沒人管,所以許多人用了,都自己收起來,時不時出去旅游,都用一用,更缺德的,還把這玩意當禮物,送給親朋好友,讓大家都撈點實惠。鑒于驛站好處如此之多,所以但凡過路官員,無論何等妖魔鬼怪,都是能住就住,不住也宰點錢,既不住也不宰的,至少也得找幾個人抬轎子,順便送一程。

  比如我國最偉大的地理學家徐霞客,云游各地(驛站),拿著堪合四處轉悠,絕對沒少用。

  劉懋建議,整頓驛站,不但可以節省成本,還能減輕地方負擔。

  但問題是,怎么整頓。

  劉懋的方法很簡單,一個字——裁。

  裁減驛站,開除富余人員,減開支,嚴管介紹信,非緊急不得使用。

  按照他的說法,只要執行這項措施,朝廷一年能省幾十萬兩白銀,且地方負擔能大大減輕。

  崇禎很高興,同意了,并且雷厲風行地執行了。

  一年之后,上報執行成果,裁減驛站二百余處,全國各省累計減少經費八十萬兩,成績顯著。

  不久之后,劉懋就滾蛋了。

  這世上,有很多事情,看上去是好事,實際上不是,比如這件事。

  劉懋同志干這件事,基本是“損人不利己”,國家沒有好處,地方經費節省了,也省不到老百姓頭上,地方吃驛站的那幫人又吃了虧,要跟他拼命,鬧來鬧去折騰一年,啥都沒有,只能走人。

  崇禎同志很掃興,好不容易干了件事,又干成這幅熊樣,好在沒有造成嚴重后果,反正驛站有沒有無所謂,就這么著吧。

  事實上,如果他知道劉懋改革的另一個后果,估計就不會讓他走了,他會把劉懋留下來,然后,砍成兩截。

  因為匯報裁減業績的人,少報了一件事:之所以減掉了八十余萬兩白銀的經費,是因為裁掉驛站的同時,還裁掉了上萬名驛卒。

  崇禎二年(1629),按照規定,銀川驛站被撤銷,驛卒們統統走人。

  一個驛卒無奈地離開了,這里已無容身之所,為了養活自己,他決定,去另找一份工作,一份更有前途的工作。

  這個驛卒的名字,叫做李自成。

  書凹網為大家提供明朝那些事兒在線閱讀,如果您喜歡當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兒這本書,請收藏書凹www.bflpuy.live方便您下次快速閱讀。

上一篇  第九章 陰謀

標題:第十章 斗爭技術   地址:http://www.bflpuy.live/147.html
最新章節
隨機推薦
三分彩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