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那些事兒 > 明朝那些事兒1 > 第二十三章 終點,起點
【網站地圖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
明朝那些事兒1 - 第二十三章 終點,起點

所屬目錄:明朝那些事兒1  明朝那些事兒作者:當年明月
  此時大明帝國的內部,也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,戰爭造成的破壞已成為過去,經濟得以恢復,國庫漸趨充盈,朱元璋通過自己的努力使這片飽經戰火摧殘的土地恢復了生機。

  朱元璋對此也十分滿意,應該說,他是一個好父親,好祖父。

  幼年的不幸遭遇使得他不愿自己的子孫受苦。為了讓繼承人可以安心的統治天下,為了維持這種欣欣向榮的景象,他為自己的帝國建立了一整套完備系統,他堅信只要子孫們堅守自己創立的制度,大明帝國將永遠延續下去。

  但要保證皇位永遠屬于自己的子孫,還必須清除一些人,這些人包括胡惟庸、李善長、藍玉等(名單很長),經過二十余年的不懈努力和胡藍案的血雨腥風,他基本解決了問題。

  似乎一切都很完美,該殺的殺了,該整肅的也整肅了,就此結束了嗎?

  不,還沒有。

  還有幾位老朋友需要做個了斷。

  【最后的朋友們】

  洪武二十五年(1392),朱元璋殺掉了四十年前為他算命的周德興(大家應該還記得他),這位已經被封為江夏候的算命先生終于兌現了當年的算卦結果——卜逃卜守則不吉。

  他確實是無處可逃,也無法可守了。

  洪武二十七年(1394),朱元璋殺穎國公傅友德,一代名將就此隕滅。與他同時被殺的還有藍玉的副將,在捕魚兒海戰役中立有大功的定遠候王弼。

  洪武二十八年(1395),朱元璋殺宋國公馮勝,這位開國六公爵的碩果僅存者終于沒有躲過這一刀。

  殺吧,殺吧,為了帝國的將來,你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?

  當年的伙伴一個個都被送走了,事情終于可以了解了。

  對了,還剩下最后一個——湯和。

  湯和是很懂事的,與胡惟庸藍玉不同,他一向對朱元璋尊重有加,而且他很早就看出朱元璋的強大與可怕,所以他選擇了放棄兵權,安享榮華。

  其實朱元璋并沒有完全趕盡殺絕,曹國公李景隆(李文忠之子襲父爵),武定候郭英、長興侯耿炳文都逃過了朱元璋的屠刀,但湯和與他們不同,作為與朱元璋一同起兵的伙伴,他比別人更有影響力,更有威脅。

  所以盡管湯和已經不再掌兵,朱元璋還是去看望了湯和,當然,這次探望在某種程度上將決定湯和的生死。

  當朱元璋看到湯和時,他驚奇的發現,這位當年英勇無畏的將軍只能躺在椅子上,嘴角留著涎水,支撐著向他行禮。

  湯和似乎也了解朱元璋的來意,他以一種常人難以理解的眼神看著朱元璋,那眼神中隱含著乞求。

  陛下,難道你真的一個都不留嗎?

  朱元璋懂得這種眼神的意義,四十年前,一群出身貧賤卻胸懷大志的年青人,為了生存和理想,挺身而出,經歷千辛萬苦,推翻暴元,建立了大明王朝。他們曾經憧憬過未來,也曾互相許愿,以榮華相見。在走向成功的路上,有人死去,有人活了下來。

  而此時,幸存者只剩下了一個站著的人和一個躺著的人。

  朱元璋不會忘記,四十年前的濠州城,一個九夫長的身后跟隨著一個謙恭的千戶。

  幾十年的刀光劍影和斧聲燭影,當年的朋友都遠去了,有些是為我而死的,有些是我殺的,想來所謂孤家寡人,就是如此吧。

  湯和,活下去吧,那激蕩歲月里英姿勃發,生死共進的人們,現在只剩下你和我了,陪我走完這段路吧。

  我很孤獨。

  送走了老朋友,朱元璋終于放心了,大好河山將永遠掌握在自己子孫的手中。具有諷刺意味的是,雖然之后發生了很多他做夢也想不到的事情,但這個判斷卻始終是正確的。

  燒掉良弓,殺掉走狗固然是好,可問題也隨之而來了,蒙古騎兵仍然時不時地騷擾邊界,這也是可以理解的,游牧民族不擅長耕田,一旦從統治者的位置上退休,想再就業就很難了,糧食衣服金銀不會從天上掉下來,獲得這些東西的最好方式只能是重操舊業——搶劫,這也是沒辦法,總得找條活路吧。

  朱元璋老了,他不再是那個意氣風發、縱橫千里的年青人,長期的戰爭經歷和繁重的公務壓彎了他的身軀,消磨了他的銳志。且不說眼前的這些打劫者,萬一將來又出個蒙古第二,誰去抵抗呢?

  年青人還是靠不住的,他們只會空讀兵書,戰爭不是兒戲,需要嚴謹的思維和準確的判斷。李景隆年紀不大,可這個人除了是李文忠的兒子外,什么都不是。而此時能帶兵、有經驗的都被殺掉了,這又是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。

  可就如同以前一樣,朱元璋總是能夠想出解決的辦法。他找到了一個極有軍事天賦的人,這個人的能力足以完成保護國家安全的任務,更重要的是,這個人的忠誠是絕對可以信任的。

  此人就是我們下一幕的主角朱棣。

  【禍根】

  至正二十年(1360)四月,根據可靠情報,陳友諒即將率大軍進攻應天,兵勢極為強大,謀臣武將個個人心惶惶,而就在這戰云彌漫之時,一位身份卑賤的妃子為朱元璋生下了一個兒子。當然,這實在不是個生孩子的好時候。很多人都已經準備收拾包裹分行李散伙了,沒人顧得上這位母親和他的兒子,朱元璋照例去看了看,但也僅此而已。對他而言,現在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命,兒子已經有三個了,多一個不多,少一個不少。

  在險惡環境中出生的這個嬰兒,就是朱棣。而按照出生地屬地原則,他應該算是南京戶口。

  雖然他是城市戶口,但他的出生環境似乎并不比當年的朱重八好,因為至少朱五四全家不用擔心腦袋搬家的問題。

  一位傳奇的帝王從此在歷史上留下自己的痕跡,從一聲啼哭開始。

  自古有云:善用刀劍者,死于刀劍下。

  而對于這個嬰孩而言,生于戰火,死于征途,似乎就是他一生的宿命。

  朱棣的童年是在一種特殊的環境下度過的,他的母親并不是馬皇后,雖然《明實錄——成祖實錄》中曾經確定了這一點,但種種證據顯示,他的母親另有其人,其身世十分神秘,我們將在后面對此進行詳細的分析和敘述。

  雖然在他當上皇帝后改動了自己的出生記錄,但這只能騙騙后來的人(現在看來這一目的也未達到),當年他是不可能拿這些蹩腳的把戲去糊弄朱元璋的,雖然朱元璋很忙,但兒子是哪個老婆生的,他還是有數的。

  也正是因為他的母親身份低賤,且并非長子,從小朱棣就沒有得到過什么好的待遇,當然,這是相對于他的哥哥朱標而言的。

  雖然朱標的母親地位也不高,但他是長子,而且為人忠厚,很得朱元璋的喜愛,在洪武元年(1368)正月初四,即明朝建立的同日,就被立為太子。

  而朱棣從小就被告知,自己將來只能做那個高高在上的繼承人的臣子,當那個人登上皇位后,每當聽到他的指令(圣旨),必須跪下并以虔誠的態度接受,即使這道指令是讓自己去死,也必須服從,并叩謝圣恩。

  憑什么?就因為他早生幾年?

  這種不公平的待遇隨著朱棣的成長越來越明顯,朱元璋十分注意朱標的教育,他為太子設立了東宮,而且派了當時最著名的學者宋濂來教導太子的學業。

  此外,他還專門指派了李善長兼太子少師,徐達兼太子少傅。

  如太子有疑問可以隨時得到此二人的指點。

  這堪稱當年的最豪華陣容,天下最優秀的文臣武者都聚集在太子身邊,在他們的熏陶下,太子受到了良好的教育。

  反觀朱棣就不同了,他出生時,父親朱元璋只是一個普通的勞動者,雖然他從事的是比較特殊的勞動——造反。但在元末那無數的造反者中,此時的朱元璋只是一個小本經營者。過著有今天無明日的冒險生活,自然顧不上這個并不起眼的兒子。

  雖然后來朱元璋的環境日漸改善,身份地位都有了進一步的提高,但朱棣并沒有得到更多的優待,這是因為隨著朱元璋檔次的提升,他的老婆也越來越多。而其生殖能力也值得一夸,在沒有他人幫忙的前提下,他一共生了二十六個兒子,十多個女兒。

  此外,他還收了二十多個養子,粗略加一下,這些人足夠一個加強排的兵力了。

  如果朱元璋檢閱這支朱家軍時喊一聲兒子,朱棣被叫到的幾率大概是四十到五十分之一。

  何苦生在帝王家啊。

  和太子朱標比起來,朱棣的教育也很成問題,他應該沒有受過系統的托兒所和幼兒園教育,在他童年時,正是朱元璋搶地盤的黃金時期,除太子外,朱元璋顧不上其他兒子的教育問題,而且當時朱元璋手下最多的是士兵和將領,可做老師的文人并不多。除了寥寥幾個像李善長這樣主動來投奔的人外,大部分文人都是被“請”來的。

  這個請字在實際生活中具體表現為威脅、拐騙、綁架等不同方式,如劉基、葉琛、章溢等都是被這樣“請”來的。讀書人混碗飯吃還是容易的,大可不必去造反。

  這就注定了朱棣從小整日見到的都是那些拿著明晃晃的刀劍、穿著厚重鎧甲出入的將領和缺手缺腳、身負重傷的士兵,耳中終日聽到的都是什么今天砍了幾個腦袋、昨天搶了多少東西之類的兒童不宜的話語。慢慢的,他也被同化了。

  即使在環境變好后,朱棣也從來都不是朱元璋教育的重點對象,沒有像宋濂那樣的學者去教導他,他雖有皇子的名號,卻似乎并沒有皇子的尊容。如果要以學習成績來劃分的話,皇太子朱標就是班里的優等生,而朱棣則是不用功讀書的社會青年。

  毛澤東曾經對朱棣的文化程度有過一個評價——半文盲,當然這個文盲不是指不識字,而是相對于當時皇家的教育水平而言的。

  就史料和朱棣批改的奏章來看,這個評價是比較中肯的,他確實沒有什么文采,甚至還不如當年的失學青年,后來的自學成才者朱重八。

  當然在實際生活中,優等生往往干不過社會青年,這也是不爭的事實。

  與他的哥哥不同,在成長的歲月里,他經常和武將們混在一起,似乎談論戰場上的事情才能引起他的興趣。另外,他和他的一個表哥關系也很好,時常一同出游,按說他的表哥也是皇親國戚,應該不會給他什么壞的影響,可問題在于這位表哥主抓的工作比較特殊。

  他的這個表哥就是李文忠。

  李文忠是僅次于徐達和常遇春的名將,甚至有人認為他的軍事能力已經超過了常遇春,與李文忠在一起,除了打仗外,也沒有什么可談的了。這段經歷讓朱棣受益匪淺,他學到了很多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軍事經驗。

  此外,他還有一個收獲,那就是李文忠的兒子李景隆。由于李文忠比朱棣要大很多,李文忠的兒子李景隆自然就成為了朱棣的伙伴。

  幼年時的經歷使得朱棣早熟,在經過一段時間的交往討論后,他清楚地認識到——與李文忠相比,李景隆是個軍事白癡。

  俗話說,龍生龍,鳳生鳳,老鼠的兒子會打洞。李文忠雖然比不上龍鳳,但也可以稱得上是老虎,偏偏他的兒子卻只能算是一只老鼠。

  后來的事實證明,李景隆不但是個軍事蠢才,還是個軟骨頭。

  當然李景隆的這些性格特點都已被朱棣牢牢地記在心中,他相信,將來總歸是會派上用場的。

  朱棣就是這樣成長起來的,母親身份低賤,得不到朱元璋的多少寵愛,他有三個哥哥,二十二個弟弟,故雖貴為皇子,卻沒有多少人關注,渾似路邊野草般無人照料,但最讓他難受的是,哥哥朱標卻可以享有一切優待特權,他用的東西是最好的,所用禮儀是最隆重的,文武百官見到他就跪拜行禮,誠惶誠恐。

  因為大臣們知道,這個叫朱標的人將來會繼承皇位,是新一代的統治者,如果要保住腦袋、官位,就一定要拍他的馬屁。你朱棣是個什么東西,上不管天,下不管地。還是早點去就藩,當個土財主吧!

  人不怕窮,只怕比。

  朱標享受這一切的理由似乎也很充分:因為他是太子。

  什么是太子?大家都是貧農朱重八的兒子,你穿開襠褲的時候我就認識你,尿床搗蛋哪一樣你沒干過,還真把自己當龍子龍孫了,誰不知道誰啊?

 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,朱棣雖然不窮,卻比較慘,因為無論這個家多好,多富,將來都不是他的。所以很早就認識到這一點的朱棣并沒有同年齡人的天真。

  他知道,在這個家里,要想得到什么,必須靠自己去爭取。

  一定要成功。

  洪武四年(公元1371 年),十一歲的朱棣被封為燕王,這并不表示朱元璋特別看重他,因為據史料記載,他的二十六個兒子都被封了王,這不過是例行公事而已。十七歲時,朱棣經朱氏婚姻介紹所包辦,迎娶了他的第一個妻子,而他的這個老婆正是第一名將徐達的長女。

  這樣看來,他的這次婚姻也包含了一定的政治色彩,體現了朱棣和武將之間的某種聯盟。

  二十一歲時,他奉命就藩,地點是北平,即當年之大都,今日之北京。

  此時的朱棣年紀雖輕,卻已飽嘗人間冷暖,看透世間悲涼,身為皇子,更能感受到那些大臣內官們趨炎附勢、落井下石的卑劣行徑。

  當然他也明白,這些人的行為并沒有什么不對的地方,榮耀總是站在成功者那邊,這是永恒不變的真理。

  一定要做一個成功者。

  他年幼時已歷經戰火,成長過程中又總是和武將打交道,他見識過慘烈的戰場、血腥的殺戮,年青時所經歷的這一切已將他的人生角色定格為職業軍人,而這個角色也將伴隨他的一生,左右著他的性格,即使在他登上皇位之后。

  當然,客觀的講,此時的朱棣并沒有謀反的野心,說到底無非是心理不平衡,最多也只是發發牢騷而已。作為一個不起眼的皇子,他目前最重要的任務是在朱元璋面前表現自己,以便在將來分遺產時多撈點好處。

  洪武二十三年(公元1390 年),他終于開始了自己人生舞臺上的第一次表演。

  此時距離捕魚兒海大捷已經過去了兩年,當年的統兵大將,日漸驕狂的藍玉已列入了朱元璋的黑名單,在這種情況下,朱元璋自然不可能把兵權交給他,在經過仔細思考后,他把部隊的指揮權授予了自己的兩個兒子。

  燕王朱棣正是其中的一個。

  自從十年前被封在北平后,朱棣就和自己屬地的鄰居——蒙古騎兵打起了交道。由于雙方住得太近,時常因為宅基地之類的糾紛鬧點矛盾,談不攏就打,打服了再談,遇到打不服也談不攏的就讓朱元璋出兵遠征。

  名將傅友德、馮勝、藍玉都曾帶兵自北平出擊蒙古,朱棣雖是皇子,但他明白,在這些老將面前自己還太嫩,于是他虛心向這些名將們學習,絲毫沒有皇室的架子。此外,他還隨大軍上陣,親眼見到過刀劈斧砍、你來我往的拼殺和血流成河,尸橫遍野的慘烈。

  當朱標在舒適的皇宮中學習孔孟之道、圣人之言的時候,朱棣正在凄風冷月的大漠里徘徊,在滿布尸首的戰場上前行。并沒有人教導他將來要如何去做一個好皇帝,如何統治他的臣民。對此時的朱棣而言,在戰場上活下去就是唯一的目標。兵書是不管用的,別人的經驗也不能照搬,而要在這個戰爭中取得勝利,只能依靠自己。

  從戰爭中學習戰爭,從失敗中獲取勝利,在經歷無數次殘酷的考驗后,朱棣最終掌握了戰爭的規律,他成長了,從一個戰爭的愛好者成長為戰爭的控制者,良好的判斷力和堅強的意志力使他最終具備了一名優秀將領的素質。

  而無數次殘酷的殺戮,無數具無名無姓的尸首也徹底的冷凍住了他的心。

  昨天還活蹦亂跳的一群人,第二天就變成了一群尸體,在陣亡登記簿上可能也找不到他們的名字,他們的家人更不會知道,甚至在戰后統計傷亡人數時,這些人也會被當成零頭去掉。

  誰會知道他們來到過這個世界?誰會知道他們也曾娶妻生子,有年邁的母親、吃奶的孩子在家里等待著他們?在這樣的地方,生命是有價值的嗎?

  殘酷的戰場讓朱棣更加深刻的認識了這個世界的本質,只有強者才能生存下去!

  帶著這樣的意志和信念,朱棣統率著他的部隊踏上了遠征之路。

  洪武二十三年(1390),朱棣三十歲,他第一次成為了軍隊的主帥。

  成為主帥,發兵遠征曾經是他的夢想,兒時他也常看見那些名將們出征時的情景,那是一個多么光榮的時刻,亮甲怒馬,旌旗飄揚,數萬人將聽從自己的命令,在自己的旗幟下勇往直前!

  其實戰爭也有它自己的美感,勒馬敵前,一聲令下,萬軍齊發,縱橫馳騁,這是何等的豪氣沖天!

  朱棣近乎狂熱的喜愛上了這種殘酷的美感,當他披掛盔甲,騎上戰馬時,一股興奮之情便油然而生,長纓在手,試問天下誰敵手!

  這就是軍人的快樂與榮耀。

  但朱元璋對朱棣并不完全放心,他把兵馬一份為二,將另一半交給了晉王。并親自為他們制定了作戰計劃,此次遠征的目標有兩個,分別是北元丞相咬住和太尉乃兒不花。

  朱棣明白,這次出征可以算是朱元璋的一次考試,如果成績好,將來就有好的前途,因此他為這次遠征作了充足的準備,此次出征與以往一樣,難點不在于能否打敗敵人,而是在于能否找到他們。

  基于這個正確的認識,出征后,朱棣并未魯莽進兵,而是首先派出幾支輕騎兵四處偵查,這些人經過仔細探訪,果然找到了乃兒不花的確切位置。在做好保密工作后,燕王朱棣帶領部隊靜悄悄的出發了。

  由于朱棣的軍事行動極其隱秘,乃兒不花竟然毫不知情,明軍按照朱棣的計劃準備向北元發動進攻了,然而就在軍隊即將達到目的地時,天突降大雪,很多人都認為風雪之中行軍不利士氣,要求停止進軍,軍營中也是一片哀怨之聲。

 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,朱棣卻十分高興,他似乎是從藍玉的身上得到了啟發,嚴令軍隊繼續前進,很明顯,朱棣的決斷是正確的。

  風雪之夜,行軍雖然辛苦,但敵人也必然會喪失警惕,因為他們也認為這樣的天氣不適合行軍。然而決勝的時機往往就在出其不意之間。

  〖絕對不要做你的敵人希望你做的事情,原因很簡單,因為敵人希望你這樣做。

  ——拿破侖〗

  朱棣的大軍就如同當年藍玉夜襲慶州時一樣,冒著大雪向著敵人挺進。當他的大軍到達乃兒不花的營地時,元軍被驚呆了,然而更讓他們驚訝的還在后面。

  這支遠道而來的軍隊并沒有發動進攻,而是埋鍋做飯,安營扎寨。

  明軍跑了這么遠的路,吃了這么多的苦,而自己沒有任何準備,毫無提防,如若敵人發動進攻,全軍崩潰只在旦夕之間,然而對方卻毫無動靜,看他們舞刀弄劍的樣子也不像是來旅游的,到底打的什么算盤?

  朱棣并不是傻瓜,他十分清楚此時正是進攻的最好時機,毫無防備的元軍可謂是一擊即潰,他沒有這樣做,不是要講什么風格,混個公平競賽獎之類的玩意,而是有著更深層次的考慮。

  在安頓好部隊后,他派了一個人去元軍大營見乃爾不花,他要給乃爾不花一個驚喜。

  果然乃爾不花一見此人,大驚失色,張口就叫道:“怎么又是你?”

  為什么要說又呢?因為來者實在是老熟人了,此人就是觀童。

  大家可能還記得之前洪武二十年馮勝遠征納哈出時,勸降納哈出的也是這位仁兄,這么看來他也算是老牌地下工作者了,專干這類事情。

  自納哈出后,觀童勸降之名傳遍蒙古,但凡有此人出入的消息,蒙古各部落都如臨大敵,唯恐被認為暗通明朝,那可真是跳進捕魚爾海也洗不清了。偏巧觀童和乃爾不花交情很深,當年好友此刻相見,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。

  照例,觀童先講了一通明軍的政策,如優待俘虜等等,然后把形勢擺在乃爾不花面前:頑抗到底,死路一條。

  其實也不用觀童說太多了,營外明軍磨刀的聲音都聽得見,再不投降,磨刀石就要換成自己的腦袋了,這個城下之盟不簽不行啊。

  乃爾不花決定投降了,他和觀童一起去朱棣的營中辦理投降手續,這位北元的太尉對自己的對手朱棣有著濃厚的興趣和好奇心。

  時機判斷如此準確,行動如此迅速,這是一個怎樣的人呢?

  讓他意外的是,一進大營,朱棣竟然以招待貴賓的禮儀來款待他,親自到營外迎接,乃爾不花不知所措,手忙腳亂,搞了半天才想起自己是來投降的。他小心翼翼的提了幾個保證士兵人身安全之類的條件,朱棣表現得十分大度,不但答應了這些要求,還設盛宴款待了乃爾不花。

  乃爾不花萬沒想到,向朱棣投降還這么有面子,有這么好的待遇。十分感動,馬上回營召集人馬列隊投降。

  就這樣,燕王朱棣人生中的第一次表演落幕了,他不費一兵一卒殲滅了北元軍的主力,完成了戰略目的。他在這次演出中的表現堪稱完美,連投降的乃爾不花都十分敬佩他,認為他是一個寬宏大量的人。

  【可怕的朱棣】

  史料的記載大抵如此,簡單看上去,這似乎只是一次平常的戰役經過,但我細讀之后,卻有毛骨悚然之感,朱棣實在太可怕了。

  朱棣的可怕之處不在于他俘獲了多少敵人,而在于他在這次軍事行動中所表現出來的素質和心智。

  他率領數萬士兵遠涉千里,冒雪頂風,歷經千難萬苦才找到敵人,這就好比尋寶片中,一群海盜費心勞力,疲憊不堪,終于找到了寶藏。相信所有的人在那個環境下都會極度興奮。

  就要發財了!命運即將改變!

  當時的朱棣也是如此,他千辛萬苦才找到了敵人,而此時的敵人也不堪一擊,只要下個簡單的命令,敵人就會被擊潰,然而他卻沒有這樣做。這就好比海盜們找到了藏有寶藏的海島,打開了箱子,看見了無數的金銀珠寶,頭領卻突然發話:大家回家吧,把財寶留在這里,明年再來取!

  如果有哪個不開竅的頭目敢這樣說,只怕早就被部下收拾了。

  簡單的占有是小聰明,暫時的放棄才是大智慧。

  朱棣為了這一刻等待了很久,眼看勝利就在眼前,自己的能力終于得到了展現的機會,父親也會另眼相看,這是多么大的誘惑!

  然而他放棄了,雖然是暫時的。

  他沒有理會磨刀霍霍的部下的催促,沒有下令去砍殺那些目瞪口呆的元軍。他暫時擱置了自己將要獲得的榮耀。

  這需要何等的忍耐力和抑制力!

  這才是朱棣真正的可怕之處,一個能夠忍耐的人,一個能夠壓抑自己欲望的人。

  不要小看這個遠征中的插曲,如果你進行認真仔細的分析,就可以從這件事情中獲知朱棣的性格秘密。

  在史料中,關于朱棣存在著兩種完全不同的記載,也代表著他的兩種面孔,一種是仁慈和善,他經常和屬地的老百姓在一起,為他們主持正義,愛民如子。另一種是殘暴嗜殺,用油鍋烹死不服從他的大臣,滅殺他們所有的親屬。

  這似乎是矛盾的,同一個人怎么會有這樣截然不同的兩種表現?然而這些都是史實。那么怎么解釋這個問題呢?

  答案很簡單:朱棣有著兩副不同的面孔不是因為他有精神病或者雙重人格,恰恰相反,他是一個頭腦極其清醒的人。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,這兩副面孔決不會同時出現,他們分別有不同的用途。

  和善慈悲的面孔用來應付服從他的人,殘暴兇狠的面孔用來對付他的敵人。

  對于朱棣而言,殘暴是一種手段,懷柔是另一種手段,使用什么樣的手段是次要的,達到目的才是根本所在。

  為了達到目的可以壓抑自己的感情,為了達到目的可以勉強自己去做不愿意做的事,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!這就是朱棣的人生觀和世界觀。

  從一個不通人事的少年,到一個老謀深算的藩王,是爾虞我詐的宮廷斗爭,是你死我活的戰場拼殺改變了他。

  朱棣出生在權力編織的網絡中,成長于利益交匯的世界里,但凡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紛爭,就算你不去找別人麻煩,但只要你有著皇子的身份,麻煩就會找上你。在這樣的人生中,父親、母親、兄弟都只是一個符號,他們隨時都可能因為某個原因成為你的敵人。

  親人都不能信任,還有誰是可以信任的呢?

  無論何時何地,沒有人可以信任,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,這就是朱棣的悲哀。

  而在這樣的世界里,只有變得足夠強大,強大到沒有人敢來冒犯你,侵害你,才能夠保證自己的安全。

  這就是那些表面上看起來風光無限的封建皇族萬年不變的權力規則,不適應規則,就會被規則所淘汰。

  朱棣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逐步丟掉了他的童真和幻想,接受并掌握了這種規則。

  他成為了強者,卻也付出了代價,這是十分合理的,因為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免費的東西。

  對乃爾不花的寬大處理就是一種隱忍,朱棣對這個蒙古人談不上有任何感情,他何嘗不想一刀劈死這個害他在冰天雪地里走了無數冤枉路的家伙。從他后來的種種殘暴行為來看,他并不是個脾氣很好的人,可他不但客客氣氣的接待了這個人,還設盛宴款待。這需要何等的忍耐力!想到這里,你不得不佩服朱棣,他實在是個可怕的人。

  三十歲的朱棣做到了這些,在這些方面,他甚至可能勝過了三十歲的朱元璋。

  三十歲的朱元璋用刀劍去爭奪自己的天下,三十歲的朱棣用隱忍去謀劃自己的將來。

  朱棣就像一個優秀的體操運動員,省略了所有花哨和不必要的動作,將全部的心力放在那最后的騰躍,以獲得冠軍的獎賞——皇位。

  當然,當時的朱棣還沒有足夠的實力去做到這一點,他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把俘虜人數清點好,然后回去復命。

  似乎是上天特意要體現朱棣的豐功偉績,與他同時出征的晉王是個膽小鬼,根本沒有進入蒙古腹地。用今天的話來說,他還沒有進人家的門,在門口放了兩槍,吆喝兩聲就走人了。

  有這么個窩囊的兄弟幫忙,朱棣一時之間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,全國人民都把他當成民族英雄,朱元璋也很高興,他賞賜朱棣一張支票——面額100 萬錠的寶鈔(明朝紙幣)。

  其實這個賞賜不算豐厚,因為我們前面介紹過,洪武年間的紙幣發行是沒有準備金的,估計朱元璋很有可能是在見朱棣之前,讓人準備好了紙張,印上了100 萬錠的數字。反正他是皇帝,想寫多大數字都行。

  如果朱棣聰明的話,就應該早點把這張支票折現,換糧食也好,換布匹也好,總之是在通貨膨脹讓這張支票變成衛生紙之前。

  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,關鍵在于朱棣通過這一次的成功表演讓朱元璋看到了他的價值,獲得了朱元璋的信任。其實演得好不好倒在其次,至少先混了個臉熟。

  但這次遠征帶給朱棣的也只有這些,并沒有人認為他能夠成為皇位的繼位者,他心里也清楚,無論自己如何表演,也無非是從龍套變成配角,要想當上主角,必須得到朱元璋導演的同意。可是很明顯,朱導演并無意換人。

  如果事情就這樣發展下去,滿懷抱負的朱棣可能最終會成為朱標的好弟弟,國家的邊界守護者,他的能力將用來為國效力,他的野心將隨著時光的流逝被永遠埋葬。

  就在看似事情已經定局的情況下,洪武二十五年(1392),太子朱標的死使得一切似乎都有了轉機。

  朱標死了,主角的位置終于空了出來,時機到了!

  朱標的兒子朱允炆不過是個毫無經驗、年幼無知的少年,這樣的人怎么能承擔帝國發展的重任,換人吧,也該搞個公開招考之類的玩意了。退一步說,就算不搞公開競爭,也該給個抓鬮的機會啊,老爹,不能再搞一言堂了,多少給點民主吧。

  朱棣曾經有過無限的期待,他相信只要公開競爭,自己是很有優勢的,那個小毛孩子懂得什么,論處理政事出兵打仗,誰能比得上我!當然,寧王打仗也很厲害,不過他只是一介武夫,這樣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家伙也想繼承皇位?

  除了我,還有誰!

 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,朱元璋對朱標的深厚感情使得他又一次搞了暗箱操作,他真的任命只有十五歲的朱允炆為太子。

  白干了,這下真是白干了。

  【等待時機的到來】

  朱標雖然文弱,到底是自己的哥哥,長兄為父,論資排輩,心理上還說得過去,畢竟人家參加工作早,可那個十五歲的小毛孩居然也敢在自己頭上作威作福,無論如何想不通,無論如何辦不到!

  但這是事實,一旦父親死去,這個小孩子就會成為帝國皇位的繼任者,到時不管自己是否愿意,都將跪倒在這個人的面前,發誓效忠于他。他懂得什么,即無戰功,又無政績,憑什么當皇帝?

  人生最痛苦的地方不在于有一個悲慘的結局,而在于知道了結局卻無法改變。

  如果說之前的朱棣只是抱怨,那么朱允炆繼位后的朱棣就是真的準備圖謀不軌了。用法律術語來說,這是一個從犯罪預想到犯罪預備的過程。

  但朱棣可以不服氣, 卻不能不服從, 洪武二十九年(1396 年),明太祖決定對北元再次發動遠征,主帥仍然是朱棣。

  這也是朱元璋一生中制定的最后一個作戰計劃。

  他真的老了,青年時代的意氣風發,縱馬馳奔只能在腦海中回味了。但他的意識還很清楚,必須在自己死之前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掉,這樣大明帝國才能不斷的延續下去,永遠強大繁榮。國內的問題已經解決了,但卓越的軍事直覺告訴他,北元仍然是國家最強大的敵人,一定要把這個鄰居連根拔除!

  而朱棣當任不讓地成為了統帥,雖然他已經不再愿意去干這些活,畢竟自己只是打工的,每個月按時拿工資,出兵打仗成了義務勞動,干好了是老板的功勞,干壞了還要負責任,這樣的差事誰愿意干?

  可是即將解任的老板朱元璋不是一個可以商量的人,誰讓你當年表現得那么好,就是你了!不干也得干!

  同年三月,朱棣帶著復雜的心情從北平出發了,此次他的戰略和上一次大致相同,在軍隊抵達大寧后,他先派出騎兵去偵察元兵的方位,在確定元軍所在位置之后,他帶兵至翻山越嶺,在徹徹兒山找到了元軍,這一次他沒有再玩懷柔的那套把戲,連殺帶趕,把北元軍趕到了數百里外,并活捉了北元大將索林帖木兒等人。

  按說任務已經完成,也該班師回朝了,北元的難兄難弟也在遠處等著呢,既然仗打完了,人也殺了,帳篷也燒了,您就早點走吧,等您走后,我們再建設。但這一次朱棣似乎心情不好,于是北元就成為了他發泄的對象。他一氣追出幾百里,一直追到兀良哈禿城,打敗了北元大將哈剌兀,這才威風凜凜的回了家。

  郁悶的人真是惹不得啊。

  朱棣得勝回朝,卻沒有以往的興奮,這也是可以理解的,但朱元璋的心思卻大不相同,在他看來,國家又多了一名優秀的將領,朱允炆又有一個可以依靠的好叔叔,當然,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。

  【朱元璋的歸宿】

  此時的朱元璋才真正感覺到一種解脫,他打了一輩子仗,忙了一輩子公務,不但干了自己的工作,連兒子孫子的那份他也代勞了。

  此時的大明帝國已經恢復了生機和活力,人民安居樂業,商業活動也有相當的發展,朝鮮歸順了大明,北元已經被打成了游擊隊。而朱元璋對他制定的那套政策更是信心爆棚,在他看來,后世子孫只要有著基本的行為能力,就能根據他的政策治理大明,并保萬世平安。

  都安排好了,我也可以放心的走了。

  對大臣們來說,朱元璋可能不是個好君主,但是對朱元璋的子孫們來說,朱元璋是個好父親、好祖父。其實朱元璋的這種行為反差的理由也很簡單,就如同今天獨生子女的家長,特別是那些當年曾經挨過餓的人,自然不忍心讓孩子受自己那樣的苦,他們恨不得代替子女去承擔來他們將來要經受的苦難。

  朱元璋確確實實是一個好父親,他希望自己的子孫能夠團結一致,共同輔佐他選定的繼承人朱允炆。但就如今天的所謂“代溝”一樣,子孫們有自己的打算,特別是皇族的子孫,他們是無法體會朱元璋這種深厚的父愛的,在他們看來,這個白發蒼蒼的老者早就應該領退休金走人了。他們關注的只是這個老者所坐的那把椅子。

  朱元璋奮斗一生,為子孫積攢下了大筆的財富,可當他走到人生的終點時,他的子孫的眼睛卻只盯著他手中握著的那筆財富,投向這個老人的只是冷冰冰的目光。

  這無疑是朱元璋一生中最大的悲哀。

  是時候了,讓我們給朱元璋一個公正的評價吧。

  朱元璋生于亂世之中,背負著父母雙亡的痛苦,從赤貧起家,他沒有背景,沒有后臺,沒有依靠,他的一切都是自己爭取來的,他經歷千辛萬苦,無數次躲過死神的掌握,從死人堆里爬起來,掩埋戰友的尸體,然后繼續前進,繼續戰斗。

  朱元璋的那個時代有著無數的厲害角色,陳友諒、張士誠、王保保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。朱元璋用他驚人的軍事天賦戰勝了這些敵人,可以說,在那個時代,最優秀統帥的稱號非朱元璋莫屬。

  他幾乎是赤手空拳,單槍匹馬憑借著自己的勇氣和決心建立了龐大的帝國。

  是的,誰會想到幾十年前的那個衣衫襤褸,沿街乞討的乞丐會成為一個大帝國的統治者。

  是的,命運之神其實并不存在,他也不會將什么寶劍和鑰匙交給一個乞丐,在那絕望的日子里,并沒有人去同情和可憐這個人,他的一切都是自己爭取來的。

  他告訴我們,堅強的意志和決心可以戰勝一切困難。

  他告訴我們,執著的信念和無畏的心靈才是最強大的武器。

  當朱元璋回望自己幾十年的崢嶸歲月,回望自己一手建立的強大國家時,他有充足的理由為之而驕傲和自豪!

  我是朱元璋,是大明天下的締造者!

  六百多年過去了,但籠罩在朱元璋身上的爭論似乎并沒有停止的跡象。他有過不朽的功勛,也有過嚴重的過失,這些爭論可能再過六百年也不會停止。

  朱元璋,你就是你,歷經時間的磨礪,歲月的侵蝕,你還依然屹立在那里,你的豐功偉績和成敗得失都被記錄在史冊上,供后人評說。

  江山如畫,一時多少豪杰!

  【黃昏京郊馬場】

  這本是一片寬闊的農田,在一次政府征地中被征收,種上了草,并成為了皇室的專用馬場。

  朱元璋現在就站在這片專屬于他的土地上,多年的馬上征戰使得他對于騎馬這項運動有著濃厚的興趣。他始終不能忘懷當年的縱馬馳騁的歲月。

  歲月催人!

  當年的風華少年,如今已經年華老去,當年的同伴好友,如今皆已不見蹤影。

  回望這一生,我得到了什么,又失去了什么?

  為了建立這個偉大的帝國,他付出了自己的青春、精力,犧牲了愛人、朋友和屬下,他殺了很多人,做錯了很多事,現在終于走到了終點。

  一個孤獨的老人守護著一個龐大的帝國,這就是最終的結局。

  他又一次跨上了馬匹,雖然他的身體早已不適合騎馬,也不復當年之勇,但當他騎上馬,揮動馬鞭,一股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,是的,一切又回來了:

  〖皇覺寺里,明月相伴,孤燈一盞,濠州城中,謹小慎微,奮發圖強,鄱陽湖畔,碧波千里,火光沖天,茫茫大漠,金戈鐵馬,劍舞黃沙!

  開創帝國,保世宏規,光耀后代!〗

  他縱馬馳奔,江河大地被他踩在腳下,錦繡山川被他拋在身后。

  一個個的身影在他眼前浮現:郭子興、馬皇后、陳友諒、徐達、常遇春、王保保、胡惟庸、藍玉,有的他愛過,有的他恨過,有的他信任過,有的他背叛過,有的是他的朋友,有的是他的敵人。

  此生足矣,足矣!

  〖少貧賤兮壯志揚,

  千軍如烈怒弦張!

  我雄武兮大明強!

  我雄武兮天下壯!〗

  他勒住馬頭,迎著落日的最后一絲陽光,向壯美河山投下最后的一瞥,仰天大笑:

  〖我本淮右布衣,天下于我何加焉!〗

  洪武三十一年(1398),明太祖朱元璋崩,年七十一。

  書凹網為大家提供明朝那些事兒在線閱讀,如果您喜歡當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兒這本書,請收藏書凹www.bflpuy.live方便您下次快速閱讀。
標題:第二十三章 終點,起點   地址:http://www.bflpuy.live/25.html
最新章節
隨機推薦
三分彩开奖号码